金羊网-华南地区最出色的新闻网站

来源:金羊网 作者:阅尽 发表时间:2018-04-16 08:57
□阅尽具备执业医师资格,现为广州一家科技企业法人的谭秦东不曾料到,自己在网上发的一篇有关药品的质疑文章竟令其身陷囹圄。今年年初,内蒙古凉城县警方千里赴广州,抓捕了曾在网上发布《中国神酒“鸿毛药酒”,来自天堂的毒药》的谭秦东。此事近日经媒体曝光后,引发轩然大波。不仅多名医生发帖支持谭的观点,不少媒体亦发声质疑事件真相。“鸿茅药酒”是款年销售额达十几亿元的非处方药,其广告随处可见。商家号称产品含67味药,乃“传承百年经典国药”,可谓“有病治病,无病养生”的神酒。有医学硕士学位的谭秦东遂在网上发文,吐槽该药对某些患者来说是“毒药”。平心而论,谭文除标题有点扎眼外,内容其实就是篇客观、理性的科普文字。无非是说老年人的生理机能发生变化,尤其患高血压、糖尿病等长者不宜饮酒。而“鸿毛(原帖如此)药酒”的消费者基本为老年人,其夸大的宣传对某些老人就是陷阱。说白了,谭文实际是对老年人的善意提醒。但就是这样一篇科普文章却被厂家认为是“恶意抹黑”产品,报警称因受该文影响而被大量退货,造成巨额损失。当地警方也以“涉嫌损害商业信誉、商品声誉罪”而拘捕了谭。诚然,有着合法身份的厂家通过公权力维护自身声誉和商业信誉,这是其正当权利。而此事中,谭是否真的涉嫌犯罪,若诉诸法庭,相信法院会做出公正判决。但个中的是非曲直,舆论则有论辩之必要。其实,之前网上并不乏质疑鸿茅药酒疗效的文章,有消费者还曾将该药酒告上法庭,指控其夸大疗效。谭文的网络点击量也屈指可数,是否真有恁大能量拖其销量后腿,这也是存争议的民事问题。退一万步,即如厂家所言,因为谭文招致厂家损失,也需法庭来验证裁决。涉事主角谭秦东虽非一点过错没有,如其文章的标题有夸大和渲染成分。但这是否真构成“谣言诽谤、恶意抹黑”商家,显然还得看事实是否相符。首先,鸿茅药酒并非保健品,无论作为药品还是酒,都有其特定的适应群体,绝非人人可饮,这是常识。而作为含67味中药成分的药品,更须注明禁忌和不宜用群体,这是国家法规明文规定的。但有媒体曾曝光,该产品在一些地方的广告宣传中却称,除了未成年人外,人人可饮,这显然涉嫌违法。其次,鸿茅药酒的夸大宣传过去曾被多地查处过。人民日报社主管的《健康时报》去年就曾以《2630次广告违法不止,谁是鸿茅药酒的护身符?》为题报道,该品在过去10年间,被沪浙鄂辽等25个省市食药监部门通报批评,违法次数达2630次,被暂停销售数十次。其他媒体对该药的夸大宣传也做过批评报道。可以说,鸿茅药酒屡上“黑榜”,声誉一直深陷舆论漩涡。一款屡被行政部门处罚的产品,媒体也多次公开曝光,但普通市民一批评却招致跨省拘捕,这确实让人费解。到底是恶人先告状还是涉嫌“滥用公权”,都值得追问。虽说刑法中有关于“损害商业信誉、商品声誉罪”的条款,但近年由于某些案件的执行,曾引发广泛争议。因此,对此罪名的认定须慎重,不可轻易下结论。特别是涉民事纠纷,公权力的介入更须慎之又慎。需强调的是,谭秦东既具执业医师资格,但又是企业法人,是自主创业的民营企业家。而近年最高检和最高法曾多次发文强调对企业家要慎用警力拘捕等,在此事件中,当地有关部门是否违反“两院”的文件精神,同样值得审视。(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)
编辑:alan
  1. 旅游
  2. 汽车
  3. 科技
  4. 文化
  5. 美食
数字报

金羊网-华南地区最出色的新闻网站

金羊网  作者:阅尽  2018-04-16
□阅尽具备执业医师资格,现为广州一家科技企业法人的谭秦东不曾料到,自己在网上发的一篇有关药品的质疑文章竟令其身陷囹圄。今年年初,内蒙古凉城县警方千里赴广州,抓捕了曾在网上发布《中国神酒“鸿毛药酒”,来自天堂的毒药》的谭秦东。此事近日经媒体曝光后,引发轩然大波。不仅多名医生发帖支持谭的观点,不少媒体亦发声质疑事件真相。“鸿茅药酒”是款年销售额达十几亿元的非处方药,其广告随处可见。商家号称产品含67味药,乃“传承百年经典国药”,可谓“有病治病,无病养生”的神酒。有医学硕士学位的谭秦东遂在网上发文,吐槽该药对某些患者来说是“毒药”。平心而论,谭文除标题有点扎眼外,内容其实就是篇客观、理性的科普文字。无非是说老年人的生理机能发生变化,尤其患高血压、糖尿病等长者不宜饮酒。而“鸿毛(原帖如此)药酒”的消费者基本为老年人,其夸大的宣传对某些老人就是陷阱。说白了,谭文实际是对老年人的善意提醒。但就是这样一篇科普文章却被厂家认为是“恶意抹黑”产品,报警称因受该文影响而被大量退货,造成巨额损失。当地警方也以“涉嫌损害商业信誉、商品声誉罪”而拘捕了谭。诚然,有着合法身份的厂家通过公权力维护自身声誉和商业信誉,这是其正当权利。而此事中,谭是否真的涉嫌犯罪,若诉诸法庭,相信法院会做出公正判决。但个中的是非曲直,舆论则有论辩之必要。其实,之前网上并不乏质疑鸿茅药酒疗效的文章,有消费者还曾将该药酒告上法庭,指控其夸大疗效。谭文的网络点击量也屈指可数,是否真有恁大能量拖其销量后腿,这也是存争议的民事问题。退一万步,即如厂家所言,因为谭文招致厂家损失,也需法庭来验证裁决。涉事主角谭秦东虽非一点过错没有,如其文章的标题有夸大和渲染成分。但这是否真构成“谣言诽谤、恶意抹黑”商家,显然还得看事实是否相符。首先,鸿茅药酒并非保健品,无论作为药品还是酒,都有其特定的适应群体,绝非人人可饮,这是常识。而作为含67味中药成分的药品,更须注明禁忌和不宜用群体,这是国家法规明文规定的。但有媒体曾曝光,该产品在一些地方的广告宣传中却称,除了未成年人外,人人可饮,这显然涉嫌违法。其次,鸿茅药酒的夸大宣传过去曾被多地查处过。人民日报社主管的《健康时报》去年就曾以《2630次广告违法不止,谁是鸿茅药酒的护身符?》为题报道,该品在过去10年间,被沪浙鄂辽等25个省市食药监部门通报批评,违法次数达2630次,被暂停销售数十次。其他媒体对该药的夸大宣传也做过批评报道。可以说,鸿茅药酒屡上“黑榜”,声誉一直深陷舆论漩涡。一款屡被行政部门处罚的产品,媒体也多次公开曝光,但普通市民一批评却招致跨省拘捕,这确实让人费解。到底是恶人先告状还是涉嫌“滥用公权”,都值得追问。虽说刑法中有关于“损害商业信誉、商品声誉罪”的条款,但近年由于某些案件的执行,曾引发广泛争议。因此,对此罪名的认定须慎重,不可轻易下结论。特别是涉民事纠纷,公权力的介入更须慎之又慎。需强调的是,谭秦东既具执业医师资格,但又是企业法人,是自主创业的民营企业家。而近年最高检和最高法曾多次发文强调对企业家要慎用警力拘捕等,在此事件中,当地有关部门是否违反“两院”的文件精神,同样值得审视。(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)
编辑:alan
新闻排行版
金羊网,羊城晚报